小妖精又苏又撩,矜贵教官动心了颜初倾傅砚颜初倾傅砚 

其他小说

2023-12-06 20:13:12

• 读过此书706人

队伍里的骚动,让前方的教官不满。“都看什么?站好!”教官看着年轻面嫩,几位明星没人听他的,依旧说话的说话,看美女的看美女。“应天,你怎么回事,连几个人的队伍都管不好?”一道浑厚低沉,不带半点温度的嗓音从不远处响起。......

今夜的晚会,明星们可以穿自己的衣服。


颜初倾穿着一条定制款酒红色长裙,齐腰的波浪卷长发散落肩头,耳朵上戴着长长的细钻耳环,脸上也化了精致的妆容。


虽然她没将心思再放到傅砚身上了,但身为女明星,面对镜头的时候还是得有职业精神的。


时刻都得美美的。


酒红色长裙衬得她肌肤细白如瓷,乌黑的发,雪白的肤,嫣红的唇,又美又欲。


与傅砚视线对上后,她露出一抹优雅又不失礼貌的笑。


男人眼神犀利地扫了她一眼后,就移开了视线。


颜初倾耸了耸肩膀,有些无趣。


惦记了三年,暗恋了三年,想念了三年。


说实话,这样的结果,她是不甘心的。


不是没想过,他已经有女朋友或者成家。


可还是想要找到他,想要努力一把。


亲耳听到他承认,他有女朋友,和想象中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心,会痛、会酸、会妒。


但她有她的底线。


别人的东西,她不会去抢。


颜初倾看着男人冷毅峻峭的侧脸,她拿出手机,悄悄对着他拍了张照。


就当是给自己留个念想吧!


这期节目录完后,她可能会退出节目。


没人知道她这几天的煎熬和酸楚。


颜初倾走神间,轮到乐菱儿跳舞了。


乐菱儿跳的是一支古曲舞,身体柔软,各种高难度动作流畅又优美,看得台下的人连连鼓掌。


乐菱儿得意的弯起唇角,跳完后,她看向颜初倾,“听说初倾也很会跳舞,我们大家欢迎颜初倾也来跳一支吧!”


颜初倾从小学舞,她以前确实很会跳,但她五年前出过车祸,腿受了伤,就算跳,也不能做出高难度动作。


刚刚乐菱儿一连做了好几个高难度动作,现在又提议让颜初倾跳,目的就是为了让颜初倾出糗,衬托她的完美。


晚棠有些恼怒的道,“乐菱儿是故意的吧,倾倾,你别听她的,没什么好跳的。”


颜初倾朝坐在角落里的男人看去,他低头看着手机,似乎没有注意到舞台上的动静。


颜初倾抿了抿红唇,然后,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如果注定得不到他的喜欢,那么,就让他记住她一次。


也许过不了多久他就会遗忘,但能让他短暂的惊艳一下也是值得的。


面对乐菱儿挑衅的目光,颜初倾慵懒的勾了勾红唇,“好啊。”


颜初倾走上舞台,酒红色长裙勾勒着窈窕有致的身段,她脱了鞋,脚背纤白清瘦,娇嫩好看的脚趾上是和衣服相同的酒红色甲油。


她跳的是跟乐菱儿同样的古典舞曲。


颜初倾性情偏冷,大部分时候她脸上没有什么太多表情,但她跳起舞来的时候,唇角微微勾着典雅的笑,身轻如燕,犹如没有骨头一般,素手婉转,裙摆飘飞。


各种高难度动作信手拈来,整个人都散发着光芒,仿若天生为舞台而生。


她就像一朵又烈又艳的野玫瑰,肆意浓烈,强烈刺激着人的视觉神经。


比起先前乐菱儿跳的,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


救援队的小伙子们,一个个眼睛都看愣了。


坐在傅砚身边的应天,同样被台上那抹酒红色纤影吸引。


美。


实在太美了!


难怪那么多人追星,这些女明星真的一个比一个美,身段一个比一个柔。


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令人窒息。


颜初倾来了个大旋转后,美眸朝角落里的男人看去。


一双仿若浸了水的美眸,烟波缭绕,欲语还休,勾魂摄魄。


傅砚舌尖抵了下脸腮,低低地骂了一声,拿起桌上的烟,起身离开了。


见傅砚离开,颜初倾结束最后一个动作,美眸里闪过一抹黯淡。


跳完一支舞,颜初倾的腿疼得不行。


她没有再回到位子上,悄悄离开礼堂。


她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坐下后,撩开裙摆。


膝盖已经一片淤青了。


颜初倾眉头紧皱的揉了揉。


“不能跳,逞什么强?”身后,突然响起一道清冷的声音。


颜初倾回头,看到双手抄兜,不知何时站到她身后的男人,她不由得轻咬唇瓣,然后勾唇媚媚一笑,“想让你看啊。”


傅砚冷锐地扫了她一眼,然后丢下一支药膏,冷漠离开了。


颜初倾看到跌落脚边的药膏,又看了眼男人带劲的背影。


心,又开始痒痒了。


得,明天赶紧考核完离开,再也不来这鬼地方了!


……


翌日。


吃完早餐,颜初倾得知今天的考核取消了,主教官傅砚有事,考核推迟一天,明天再进行。


乐菱儿,林可可几人满腹怨言。


原本今天考核完就能离开了。


现在又得推迟一天。


颜初倾朝自己的腿看了眼,该不是会因为她腿伤的缘故,他才故意推迟一天的吧?


不会的,他对她那般讨厌,不可能是因为她的缘故。


颜初倾最近工作不忙,推不推迟一天,都对她没什么影响。


放一天假,可以自由活动。


晚棠约颜初倾出去逛街。


两人开车来到宁城市区。


逛了一圈,两人停下来买了杯奶茶。


晚棠吸了口,眼眸一抬,突然看到不远处有抹熟悉身影。


“倾倾,你看,那不是傅队吗?”


颜初倾顺着晚棠手指的方向看去。


男人仍旧一身黑,高大的身子靠在路灯杆上,他微微躬着腰,手里把玩着打火机。


一阵风吹来,让他的t恤紧贴住身躯,强劲健硕的背部线条被完美的勾勒出来。


他不是肌肉纠结的那种,却线条分明,均匀有致,该有的都有。


两条腿是真的长,随便往哪里一站,都是极为瞩目的存在。


不少年轻女孩朝他投去目光,他一律没有理会。


冷厉、严肃、不近人情。


他偶尔抬头看一眼前面的店子,似乎在等什么人。


不一会儿,颜初倾就看到一个长相秀气的小姑娘跑了出来。


她手里提着一个衣服袋子,小跑到男人身边,对他露出甜甜的笑。


男人抬起手,摸了下女孩的脑袋,那张不苟言笑的脸上,勾起了几不可见的弧度。


颜初倾心里涌出一股酸涩。


原来他会笑啊!


只是能让他笑的人,不是她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