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吃兔兔温明蒋锐 

现代言情

2023-12-07 01:37:16

• 读过此书702人

大人们的腿边几个或头顶兽耳或身后拖尾巴的幼崽正在打闹。负责人亲切地介绍着:“……以上就是我们日常校园活动情况,这一面墙上是我校的优秀教职工展示。” 家长a放眼望去:“全都是草食目的……呃,我们这边的顾虑教师队伍会不会少了点阳刚?”......

大熊:“你饿了?”

蒋锐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没有答话。他两只手比划了一下,在空中虚虚拢起,像是一个双手握球的动作。

大熊看着他手里篮球大小的空间,又猜测地问:“哦,想打球?”

蒋锐:“不是。”

他又说:“大概这么大。”

大熊完全摸不着头脑了:“这么大……的什么?”

蒋锐:“这么大一个麻辣兔头。”

莫名其妙的,听得大熊一顿无语,这人搁这跟他猜什么字谜。他无语地问蒋锐:“干嘛,你想吃啊?”

蒋锐这才抬起脸。他笑了起来。

蒋锐在那站了多久,大熊就跟着他也停在人行道中央大喇喇地堵了有多久。这期间也不是没有人路过,只是路人看他们人高马大,气场不似好惹的样子,路人纷纷都不想近身。

大熊:“啊?”

少年挺鼻深目,皮肤黝黑,一笑便露出两颗野性的犬牙来。

看着他的笑,让人感觉仿佛迎面吹过一阵辽阔的寒带草原上凛冽寒风。

“嗯。想吃。”

第4章

开学的这几天幼儿园的热闹程度堪比几个菜市场,办公室所有人都忙得团团转,炸毛已是常态。

他们办公室再没有半分闲暇的氛围,所有人都开始忙碌起来。

温明这几天更是忙得吃饭都在想工作。这天他正在电脑前填表,他们的级长走过来敲了敲桌子。

温明直起腰板:“级长。”

“小温在工作呐?打扰你一下。”

“您说。”

“还有小白,我这有件事,你们一起先听着。”

刚回到工位的白老师也放下了手里的活:“好的,级长。”

“下星期咱们市里有个重要的开学前教学工作会议,咱们园里分到一个名额。按照以往的惯例,学习机会优先分配给新老师。咱们现在就决定一下吧,这一次你们两个人谁去?”

开会这种活,说是给新教师学习机会,本质上就意味着一次非工作日无偿的加班出差,新人优先的那种。

他们的工作是越是在开学前几天就越忙得一团乱,各种开学计划和资料轮轴转,最忙的时候基本只能睡三四个小时。

这种忙得如火如荼的时刻再抽出时间出差,人会被榨干的。

白老师虽然不如温明懂,但是她新兵上阵也很为难,面对级长的询问一时说不出话。

级长还站在办公桌前等着他们。

温明若有所觉地看了白老师一眼,随之举手说:“我去吧。”

这一刻,白老师的心中顿时大大松了口气。

小温老师这次真是……帮了大忙了。

她当然不会以为温明是在抢功劳。说实在的,她也才刚毕业,这几天接手新班级的孩子们和应付各种家长就已经筋疲力尽。她压力很大,生怕自己做得不好。

如果现在还要她放手这头出去开会,白老师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应付得来。

“可以。”级长答应下来:“不过我记得小温老师去年不是去过了吗?今年还是你?”

温明笑笑答:“我去过一次已经有经验,这次就不用换人了。”

级长便也说了好,嘱咐了温明两句开会需要穿正装的注意事项后,施施然离开了桌前。

白老师特别过意不去,过后又拿了两个水果放在温明桌上。

自己刚才还没说什么,小温老师一句话就把无偿加班的工作自己揽过去了。

收到水果的小温老师对她温和一笑。

从上级的余威中解脱,白老师心累地拉开椅子坐下来时,她表情忽而一变。

人还是维持着那个姿势没动,小姑娘的脸色却肉眼可见地变红了。

她今天穿的是一条小裙子。此时此刻,就在她裙边的地方,一条雪白的尾巴正在被主人无声而心虚地往回缩。

这种情况一般会出现在兽人情绪高涨达到某种水平的时候,比如过分兴奋或过分紧张,都会导致尾巴无知无觉地自己跑出来。

一般不会那么容易跑出来的……白老师感觉有点局促。

小温老师刚才是看到自己的尾巴后才主动提出要去的吧。

她今天不知道第几次在心里认真感激了小温老师一遍。她刚出来实习就遇到好人了。

温明今天留下来做完了班里的一面宣传墙,弄完环创资料和工会事务,最后一一回复了几个家长的信息。

脖子酸痛的温明抬头一看,窗外天色黑沉。太阳早就下山了,而他忙得一无所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