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又苏又撩矜贵教官动心了颜初倾傅砚 

现代言情

2023-12-07 03:51:49

• 读过此书748人

轰隆一声,震耳欲聋的炸雷划破天际,倾盆大雨像是要将整座城市湮没。游艇侧翻,掉进海里的颜初倾,瞬间感觉自己跌进了万丈深渊。头顶被冰冷的海水覆盖,她伸出双臂,拼命往上游。但海浪一波接一波,像是要将她吞没。她从未觉得死亡离自己如此之近。......

轰隆一声,震耳欲聋的炸雷划破天际,倾盆大雨像是要将整座城市湮没。

游艇侧翻,掉进海里的颜初倾,瞬间感觉自己跌进了万丈深渊。

头顶被冰冷的海水覆盖,她伸出双臂,拼命往上游。

但海浪一波接一波,像是要将她吞没。

她从未觉得死亡离自己如此之近。

眼见身子就要往下沉,她紧咬住牙关,长睫轻颤,几分冷傲从眼底泄出!

她还没活够,不想死!

但冰冷的海水,无情地涌进她唇鼻,肺腔里进了水,让她无法呼吸。

就在她以为自己快要尸沉海底时,头顶突然响起直升机嗡鸣的声音。

一道白色炽光灯在黑夜里亮起。

紧接着,她看到一道高大冷峻的身影,训练有素的从舷梯上下来。

男人穿着黑色t恤和长裤,脚上踩着黑色战地靴。

混沌中,颜初倾仿若看到了光。

男人跳进海里如飞鱼般朝她游来。

在她又一次往下沉时,男人修长有力的手臂,一把将她揽住,然后用力往上一提。

她浮出海面,咳出几口海水。

双手不自觉地搂住男人脖子。

她睁着虚弱的眸子,朝身前的男人看去。

男人五官冷硬,下颌削瘦,英气而锐利。

浑身上下,散发着凛冽浓郁的雄性荷尔蒙气息。

男人扫了她一眼,嗓音低沉的开口,“别怕,我救你上去!”

颜初倾盯着男人的脸,似乎要将他的样子,镌刻进心底深处。

男人搂着她上了直升机,她被放下前,手指好像碰触到一个冷硬的东西,她下意识攥进掌心。

彻底昏迷前,她听到有人叫了声‘傅队,那边还有落水的人。”

原来,他姓傅。

……

三年后。

一辆深色保姆车正朝着宁城郊外驶去。

路途颠簸,经纪人靖姐看着后排阖着眼帘的美艳女人,眉头不禁皱了皱。

“祁少有什么不好的?长得帅,身材好,又有钱,你跟了她,星途不是一片璀璨?”

“非要得罪他,现在好了,资源被打压,还被派到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参加一个破综艺!”

“你知道多少女明星想要找祁少做靠山……”

靖姐话没说完,后排的女人突然睁开眼。

那是一双微微往上翘的狐狸眼,仿若自带钩子,水波滟潋,媚惑天成。

女人朝车窗外看了眼,不知想到了什么,唇角勾起冷艳的笑意,眼角泪痣显得愈发活色生香,“这里,有我找了三年的光。”

靖姐不明所以,“什么光?”

女人阖下眼帘,不再说话。

车子驶到了国内最具权威的民间综合性救援大队分部,雄鹰空中救援大队大门口。

这次的综艺叫《空中英雄》,是由青芒卫视打造,共有八位明星参加,四男四女,都是圈内没有什么名气或是过气的明星。

八位明星将深入救援队进行训练和演习,每次录制时间为七天,一共有两期。

颜初倾下了车,阳光刺眼,她将头顶的墨镜推到鼻梁。

她穿着一条黑色吊带裙,细细的带子勾勒在薄若蝉翼的香肩上,皮肤白到发光。

她接过靖姐递来的行李箱,红唇微勾,“放心,这次我会好好表现。”

靖姐看着自家高贵冷艳的绝美艺人,半信半疑,“就你那娇嫩如白豆腐,稍微一碰就起淤青的身子,我真怕你明天就打电话让我接你回去,你的黑粉本就比铁粉多,这次若坚持不下去,估计网上又是一片嘲讽。”

“靖姐,你知道三年前我为什么进圈吗?”

“为什么?”

“因为这里面的那个人。”

为了寻他,她站在万丈光芒前,只为有一天他能抬眼就看到她。

这次好不容易有接近他的机会,她怎么可能让自己半途而废呢?

靖姐看到颜初倾眼里亮如星辰的光,她心头大惊,“我的小祖宗,你若敢谈恋爱,祁少真会将你封杀的!”

颜初倾红唇一扬,轻蔑的笑从唇齿间溢出,“老娘不在乎。”

长发一甩,踩着高跟鞋,进了救援中心的大门。

靖姐看着颜初倾的背影,真想跟进去看看,到底哪尊大佛能将娱乐圈这朵带刺玫瑰迷成了这样!

颜初倾进行登记后,一个皮肤黝黑的小伙朝她跑了过来。

“是颜初倾吗?其他人都已经集合,只等你了。”

颜初倾将墨镜推至头顶,狐狸眼微眯,“在哪,我马上过去。”

颜初倾的长相,即便身处美人无数的娱乐圈,也是数一数二的,从五官到轮廓,都像是画师笔下精心勾勒出来的一样,美艳不可芳物。

被她注视一眼,小伙立即红了脸。

“在、在那,我带你过去!”

小伙接过颜初倾的行李箱,带着她朝操场走去。

颜初倾踩着高跟鞋,稳稳地跟在小伙身后。

操场上一群人,远远就看到了一道窈窕动人的身影。

齐腰的波浪卷发,随着她的走动轻轻摇摆。

裙摆下的小腿,纤细笔直。

不盈一握的小腰,如花瓶瓷口,又细又软。

“狐狸精,妖里妖气的。”

乐菱儿今天也是精心打扮过的,原本她以为自己是这次参加综艺的女明星中最为耀眼的,谁知道颜初倾竟然也来参加了。

听说颜初倾背后的靠山是祁少,以祁少对她的宠爱,怎么会让她来参加这种受苦又不讨好的综艺?

“她应该被祁少踹了吧!”站在乐菱儿身边的林可可小声说道。

乐菱儿鄙夷的扯了扯唇角,“也是,祁少都宠她三年了,也该腻了。”

女生讨厌嫉妒颜初倾的美貌,男生自然相反,几位名不见经传的男明星盯着颜初倾,眼珠子都快掉下来。

队伍里的骚动,让前方的教官不满。

“都看什么?站好!”

教官看着年轻面嫩,几位明星没人听他的,依旧说话的说话,看美女的看美女。

“应天,你怎么回事,连几个人的队伍都管不好?”

一道浑厚低沉,不带半点温度的嗓音从不远处响起。

众人听到那声音,都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躁动的队伍,瞬间安静下来。

高大笔挺的男人拿着一份文件走了过来,他穿着一身黑色救援队服,脚下踩着黑色皮靴,面色冷峻,深邃漆黑的狭眸里透着不动声色的威严与冷厉。

离队伍还有几步之遥的颜初倾,看到男人的一瞬,她猛地怔住。

是他,三年前救过她的傅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