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烫星辰唯有你芭了芭蕉 

现代言情

2023-12-06 17:05:15

• 读过此书687人

《滚烫星辰唯有你》是芭了芭蕉在原创的现代言情类型小说, 沈澜乔司煜是《滚烫星辰唯有你》的主角,小说描述的是:肉桂色的丝质床单,同色的丝线的绣花,在灯光下晕着隐隐的光华。“睡吧。”他把被子掀开一个角,方便她躺进……......

第3章

那个男人走了。

沈凯的情绪也平稳了下来。

他想问问沈澜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她气色太差了,何茹把他拉走了,让沈澜乔一个人静静。

夜半,她还没睡,听见了门外凌乱的脚步声。

再然后,她听见了章若风虚弱的声音。

“澜乔,我要见澜乔。”

沈凯愤怒道:“章若风,你干了什么,让澜乔这么伤心?”

“让我见她吧,这是个误会,我要跟她解释清楚,澜乔!”他隔着门板喊:“我们认识这么多年,难道连一句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吗?”

给,沈澜乔给他这个机会。

她拉开房门,章若风站在门口,脸孔煞白,腰腹处缠着纱布。

“澜乔。”章若风向前踏了一步,沈澜乔就向后面退了一步。

“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

“我和钟锦真的没什么,今晚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发生的,我吃了感冒药就准备睡觉,过了会觉得很不舒服,然后钟锦就来了,她当时的状态也不太对,然后就...”他惨白的脸红了红,低下了头:“澜乔,你信我,那些事绝对不是我的主观意愿,我们在一起这么久,我是什么人你很清楚。”

“有些事情。”他又飞快地抬起头,因为体力不支扶住了门框:“并不是眼看为实...”

此时此刻,沈澜乔已经冷静下来了。

是啊,曾经她很了解章若风,所以晚上亲眼所见的那些让她无法招架。

“澜乔,今天的事情肯定有猫腻,虽然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要不然,我让钟锦跟你说好不好?你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你不信我,也不信她嘛?”

曾经,他们是她最信任的两个人。

双双背叛,这种狗血电视剧才会有了剧情劈头盖脸向她砸下来。

她靠在墙壁上半晌没有说话。

章若风很明显有点撑不住了,头上的汗珠一粒粒地滚下来。

他的身体摇摇欲坠,随时都会倒下来一般。

沈澜乔握着门把手轻轻关上了门,她的声音被挤出了门缝。

“你和她说,明天上午十点,我和她约在老地方。”

最终,她还是给了章若风和钟锦最后一个机会。

也算是,给自己一个机会吧。

后来,章若风走了,他应该回医院了。

临睡前,何茹来她的房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是抱了抱她说:“也许是个误会呢,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我和你哥都是你身后坚强的后盾。”

沈澜乔跟她笑笑:“我知道了嫂子,你去陪我哥吧!”

“嗯,今晚那个司煜...”何茹欲言又止。

横空出世冒出的一个人,沈澜乔从来都没有留意过。

她送走何茹,在床边坐下看着满天星光的夜空,希望今晚的所有都是一场梦。

没有背叛,没有血腥,也没有那个叫做司煜的男人。

第二天上午十点,沈澜乔去了她和钟锦经常去的咖啡馆。

老板是她们共同的朋友区向阳。

沈澜乔到的时候,钟锦已经到了。

看到沈澜乔从门外踏进来,她怯怯地从窗口的位置上站了起来。

沈澜乔走过去,区向阳照例给她们上了咖啡,本来想聊几句,但看俩人的脸色都不太好,就识趣地躲开了。

上午时分,咖啡馆没什么人,大厅里就她们两个人。

钟锦脸色很差,好像昨晚一整晚都没睡觉似的。

她两只手捧着咖啡杯,低着头,嘴唇颤抖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

她们曾经无话不谈,就在昨天之前,她们还躺在一张床上有说不完的话,一夜之间,一切都土崩瓦解了。

“有什么话,”沈澜乔打破了沉默:“你就说吧!”

钟锦抬头看了她一眼,又迅速地低下头去:“澜乔,我,对不起...”

沈澜乔没有说话,她要听的不是道歉,而是钟锦的解释。

“我和若风...”她紧紧握着咖啡杯,手都有点发抖,咖啡杯里的勺柄撞击着杯子的边缘,当啷作响:“是一时糊涂,你可以不原谅我,但请你原谅若风吧!”

沈澜乔猛地抬起头看向钟锦。

她听到了什么?

她等了半天的解释,怎么变成了一句一时糊涂?

“钟锦。”沈澜乔的嗓子干涸,一张嘴都快冒烟了:“你说什么?章若风说你会给我解释,这就是你的解释?”

“澜乔。”钟锦几乎不敢抬头看她,她在哭,眼泪一滴滴落在乳白色的大理石桌面上:“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我不要听你说对不起!”沈澜乔放下手里的杯子,力度稍微大了一些,杯底咣的一声撞击着桌面,惹得吧台的区向阳伸头往她们这里看过来。

“我,我。”钟锦咬着苍白的嘴唇,几乎要咬破滴血了:“我对不起你,我承认我爱上了若风,我对若风早就有意思了,眼看你们要结婚了,我实在忍不住昨晚就去找了他,然后...”她仿佛喘不过来气一样,深吸了一口气:“我跟若风表白了,然后我们一时糊涂...”

她说完了,捂住脸,压抑的哭声从指缝里传出来。

沈澜乔坐在她的位置上,后背僵直,一动不动。

昨天晚上,她甚至相信了章若风。

他信誓旦旦又言之凿凿,让她不要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然呢?

她闭上眼,又睁开。

钟锦哭的肩膀耸动,眼泪滴在桌上汇聚成一滩小水洼。

“钟锦。”看她哭成这样,沈澜乔反而一滴眼泪都没了,她的语气出乎意料的平静:“我再问你一遍,你和章若风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发誓,以前我们真的没有任何关系,只是昨晚..”她伸出手想握沈澜乔的手,但被她立刻躲开了:“昨晚真的是我们第一次...”

“章若风说,昨晚你们被下药了...”

钟锦猛烈地摇着头:“没有,我们只是意乱情迷。”

好一个意乱情迷!

沈澜乔站了起来,钟锦也站了起来:“澜乔,我不求你原谅我,但是若风...”

“刚才你跟我说的话,你能在章若风面前对峙嘛?”沈澜乔打断了她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