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轻雎渊姜云轻 

短篇言情

2024-03-20 11:31:01

• 读过此书408人

选兽人伴侣时,我选了一只奄奄一息的火狐。他灵力微弱,好几次都命悬一线,全靠我用心头血灌养,才把他喂成了强者。可他即使娶了我,也始终对我很冷淡。......

睢渊见我没反应,凶巴巴地又问了我一遍:

「与我结契,不愿?」

我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没有。」

「那你在想什么,你的心苦苦的。」

「我.......」

我总不能告诉他,我上一秒才被喜欢的人剜走了心,下一秒又重生回到了过去吧。

不过既然已经重来,我自然不会再对白竹有任何眷恋。

更何况,我对白竹的喜欢,还是基于他对我施加媚术的基础上形成的。

而这一次我没有受到蛊惑,看见白竹更是激不起一丝涟漪。

我很快平复了情绪,抬头望向睢渊。

其实睢渊长得也不赖,只是与白竹不是一个风格。

白竹长像阴柔,一双狐狸眼常常招惹是非,惹得我常常要忍着伤痛解决他的追求者。

睢渊则面相硬朗许多,他周身散发着冷冽的气息,令人不敢接近。

人都是喜爱美人的,我也不例外。

看见睢渊这张脸,我心情都美好了许多。

不过.......

我笑着将手挽住了他脖颈,「你凶凶的,吓人。」

睢渊皱了皱眉,僵硬地扯了扯嘴角。

他似乎是想练习微笑。

折腾了老半天,还是不会,便放弃了。

「我不会,你教我。」

我自然是答应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结契的原因,让我对于本应该很陌生的他却觉得十分熟悉。

仿佛我们是相爱多年的恋人。

而我对于这种感觉,并不排斥。

「既然完事了,我们先回去吧。」

睢渊点了点头,揽着我就要离开。

一旁的白竹却拦住了我们。

刚才我与睢渊结契,他是没有办法阻止的。

可现在他拦住我们又是想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