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洛疏单驰牧孟洛疏 

豪门总裁

2024-03-21 15:33:20

• 读过此书368人

孟洛疏第二次结婚的那天,单驰牧作为她的前夫,也去到了现场。他看着她穿上最洁白的婚纱,慢慢走向舞台中央。手腕上,她年少时送给自己的旧腕表,烙得生疼。......

单驰牧说完,便进了书房。

孟洛疏呆站在原地,泪水滑过脸颊。

单驰牧没从书房出来,今夜又是她独自睡去。

过了几天,又到了唐佳莹案子调解的时候。

孟洛疏刚踏上法院大门的楼梯,唐佳莹就朝她冲了过来,众目睽睽下,竟对她直接跪了下去!

“孟法官,请你高抬贵手,直接开庭吧,别再为难我了。”

孟洛疏一惊,连忙伸手去拉她,却没拉动。

见众人议论起来,她紧紧皱起眉头:“我没有为难你,现在一切程序都是合法合规的。”

唐佳莹眼眶通红,声音柔弱又委屈。

“驰牧喜欢我和我儿子,这又不是我能决定的。”

唐佳莹答非所问的话,让孟洛疏内心弥漫出一片冰冷的愤怒。

孟洛疏冷眼看她:“我再说一遍,无论你们两个人什么关系,这都不会影响到我身为法官的职业道德。”

说完,她便往法院里走,唐佳莹却在此时再次拉住她的手。

“那你就当可怜可怜我,让驰牧替我辩护吧,我和孩子都需要他的帮助……”

孟洛疏已经不想再搭理她,径直甩开她的手,唐佳莹一下跌倒在地上。

就在这时,孟洛疏听见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孟洛疏,你在干什么?”

孟洛疏一转身。

就见单驰牧快步走近,将唐佳莹扶起,望向她的眼睛里满是冰冷。

孟洛疏看见他紧攥着唐佳莹的手,密密麻麻的痛苦袭上心头。

而唐佳莹也立即挽上单驰牧的胳膊,泪眼涟涟:“驰牧,我只是想和孟法官道歉而已,我不知道她这么讨厌我。”

单驰牧冷眼看向孟洛疏:“我倒是没想到你现在官威这么大了。”

孟洛疏感到自己的心仿佛被撕裂开来,脸上却还要装作平静。

“你来这里干什么。”

“他是作为我朋友的身份来的,这总不算违纪吧。”唐佳莹立即怯怯看向单驰牧。

他没说话,显然是默认。

孟洛疏苦涩一笑,不再多说,转身进入法院。

不久,第二次调解正式开始。

谁知唐佳莹的丈夫却拒绝出席此次会面。

而他的律师当着所有人的面出具了亲子鉴定书,唐佳莹的婚内出轨被证实。

孟洛疏忍不住看向单驰牧,却见他忙着安慰大惊失色的唐佳莹。

没人知道孟洛疏用了多大的力气才让自己看起来保持平静。

她收回眼神,在调解书上签下名字。

“调解失败,双方诉求统一,择日开庭。”

离开法院时,孟洛疏看见单驰牧扶着瘫软的唐佳莹离开,不敢再多看一眼。

生怕下一刻崩溃的那个人,就变成了自己。

成为法官以来,孟洛疏第一次忙碌到深夜,才回到家中。

书房房门紧锁,里面还传出不断的键盘声。

单驰牧已经回来了。

犹豫片刻,孟洛疏还是上前敲了敲门。

键盘声随之暂停。

孟洛疏忽然压抑不住上涌的悲伤,声音里都流露出几分颤抖:“单驰牧,我有话要和你说。”

但门并没有被打开,里面一片寂静。

孟洛疏深呼吸了一下,声音里忍不住带上祈求:“你知道我为什么从一线退下吗?”

“那几年,你有算过我们坐在一起吃饭的次数有多少吗?”

“我努力地回归家庭,想要让你多看看我。如果你过不下去了,可以直接和我说。”

“我们不要再这样彼此折磨了。”

孟洛疏望着依旧紧闭的房门,心里被深深的失望所笼罩。

她正要走,但在此刻,门突然开了。

孟洛疏惊喜地抬起头,却看见单驰牧手拿着西服外套,眼神漠然。

“唐佳莹的案子有了新进展,我去一趟律所。”

门合上的那瞬间,他声音低沉,却依旧那么无情:“不用等我,我今天不会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