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温然沈南征:七零军婚撩人,不孕原配又怀上了(宋温然沈南征)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_宋温然沈南征:七零军婚撩人,不孕原配又怀上了最新小说(宋温然沈南征)

宋温然 

2024-04-02 14:15:56

还要考医科大学,做医生。 久病成医,书里因为长期不孕,她又专门自己研究过医书,那些医书摞起来估计能塞满一间屋子。 她太了解不能生育的痛苦,可惜一直没治好自己。还要考医科大学,做医生。 久病成医,书里因为长期不孕,她又专门自己研究过医书,那些医书摞起来估计能塞满一间屋子。 她太了解不能生育的痛苦,可惜一直没治好自己。 虽然不打算嫁人,但也要为医学事业多做...

七零军婚撩人,不孕原配又怀上了宋温然

现代言情

• 读过此书 30人

与此同时,他前世的媳妇宋温然淋雨后发起高烧,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的她生活在一本叫《回不去的纯真年代》的书里。 主角是她的同学兼铁杆闺蜜阮玲,独立自信家...

还要考医科大学,做医生。

久病成医,书里因为长期不孕,她又专门自己研究过医书,那些医书摞起来估计能塞满一间屋子。

她太了解不能生育的痛苦,可惜一直没治好自己。

虽然不打算嫁人,但也要为医学事业多做点贡献。

她一边整理思绪,一边收拾原本打算卖掉的旧书,突然从书里掉落了一张邮票——《全国山河一片红》。

居然是《全国山河一片红》,还是大一片红。

这在以后可是价值上千万的“国宝”级邮票。

宋温然瞬间觉得捡到宝了。

记忆里,她随手夹在书里忘记放在哪儿,后被温馨无意中找到卖了几百万,她也错失了当百万富翁的机会。

这次说什么都不能丢了,一定要保管好。

柜子的抽屉里有个暗格,打开抽屉触发机关才能打开,她也是无意中发现。

她把邮票重新夹到书里,放进了暗格。

又找出其他有升值空间的邮票,也放了进去。

除了她没人知道有这个机关。

柜子是当初父亲在二手市场给温馨淘的,不过温馨只是看着柜子皱了皱眉,父亲马上就换了。

从此温馨用她的新柜子,她用二手市场淘的旧柜子。

对外人比对她这个亲闺女还好,当时母亲因为这个柜子跟父亲大吵了一架。

她也因此知道父亲再也不是她一个人的父亲了。

记忆里,父亲还爱藏私房钱。

她趁着父亲和温馨都不在家,母亲在楼道做饭,不动声色地把父亲所有犄角旮旯里藏的私房钱都收进了暗格。

总共一百零三块钱,还有几张粮票。

粮票没有使用期限,他也就敢藏粮票了,估计发现少了也不敢闹得太明显。

先不给母亲,等搞定温馨再给母亲个惊喜。

……

陆美琴听她翻箱倒柜,拿着锅铲过来。

“倒腾什么呢,病刚好一点不晓得好好休息。”

“找了几本书。”温然闻到香味转移话题,“妈,做什么好吃的呢,是不是炖鱼了,闻着这香味儿我都饿了。”

“就你鼻子最灵!”陆美琴满脸宠溺,“为了庆祝你考上护士,妈特意熬了鱼汤。你等着,妈先去给你盛一小碗。”

“妈,还是你最好。”温然眉眼弯起,眼睛像月牙一样漂亮。

照往常,她肯定会等宋建设和温馨回来一起吃,但现在连提都没提,放下书直奔厨房。

厨房在筒子楼的楼道里,整个楼道里飘满了鱼汤的香味儿。

这个时间还没到饭点,楼道里人并不多。

偶尔路过一两个邻居,都会笑着打声招呼。

陆美琴为人泼辣,但在筒子楼的人缘还算可以,性格直爽,做事随性。

她小时候也爱说爱笑的,只是后来温馨来了以后,她的话就越来越少了。

是啊,有个偏心的父亲,话怎么可能多的起来。

她接过鱼汤喝了一口,夸赞道:“真鲜!妈,你这手艺又进步了!”

“那可不,妈跟着食堂那大师傅又学了两手!”陆美琴在服装厂食堂上班,若不是女儿发烧生病,她也不会和别人换班。

正要催她多喝点,一勺鱼汤送来了嘴边。

“妈,你也尝尝。”温然示意她赶紧喝一口,“每次做了你都舍不得吃,这次不许再省了。”

陆美琴总觉得女儿哪里不一样了,又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对,抿了一小口鱼汤问:“然然,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温然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不烧了,我现在感觉精神特别好。”

陆美琴点点头,“那就好。你考上护士,妈很开心。你毕业之前,妈一直想让你在服装厂上班,这样也好有个照应,没想到你去了医院。”

“我也是沾了阮玲的光。”宋温然笑着说,“你也知道我们俩好的跟一个人似的,她早就想让我跟她一起考护士了。”

陆美琴耐心教导:“咱不能白沾人家的光,回头我买点东西你给阮玲妈妈送过去,不能让人家觉得咱们家不懂事。”

“我知道了,妈!”宋温然也是这么想的,她本身也不是爱占便宜的人。

陆美琴又絮絮叨叨地说:“自从温馨这个丫头来了,我和你爸几乎天天吵架,我也是够够的了!你爸心里想什么,我比谁都清楚,他以为他瞒得严实,其实从嫁给他第一天我就知道他的心在别人身上。

他对那个女人的女儿好,我心里膈应。如今还要我的女儿替那个女人的女儿受苦,门儿都没有。温馨在我们户口本上留的时间也够久了!你爸越护着她,我越要让她下乡!这些年我受的委屈够多,你受得委屈也够多。

如今看到你的改变,妈很高兴。你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很好。你都不知道,我多怕你同意替她下乡,你太善良了,不是那个丫头的对手。”

宋温然犹豫了下问:“妈,你有没有怀疑过温馨是我爸和二婶生的?”

陆美琴顿时脸色大变,“你也这么怀疑?”

“他对温馨永远都比对我好,换谁都会怀疑!”温然随后又把关注点放到了母亲说的“也”字上。

陆美琴攥着搪瓷缸子的手有点颤抖,“我不止一次这么怀疑过,可惜我又没有证据。”

温然也没拿到证据,不然不会用“怀疑”开始这个话题!

逃避、讨好都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母女俩敞开心扉,开始商量着如何顺利让温馨下乡。

又过了一个小时,宋建设和温馨前后脚到家,看到桌上的鱼刺皱了皱眉,“怎么没等我们先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