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温然沈南征(七零军婚撩人,不孕原配又怀上了)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宋温然沈南征最新章节列表(七零军婚撩人,不孕原配又怀上了)

宋温然 

2024-04-02 14:15:50

而她只是一个被女主多次劝导不听的悲惨配角。 阮玲已经多次劝她提防着堂妹,她没放在心上,结果定了娃娃亲的未婚夫被抢了。 又劝她不要听从父亲的安排替堂妹下乡,她又没听,结果因为恶劣的生活环境和野蛮的民风差点几次丧命。而她只是一个被女主多次劝导不听的悲惨配角。 阮玲已经多次劝她提防着堂妹,她没放在心上,结果定了娃娃亲的未婚夫被抢了。 又劝她不要听从父亲的安排替堂妹下乡,她又没听,结果因为恶劣的生活环境和野蛮的民风...

七零军婚撩人,不孕原配又怀上了宋温然

现代言情

• 读过此书 30人

与此同时,他前世的媳妇宋温然淋雨后发起高烧,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的她生活在一本叫《回不去的纯真年代》的书里。 主角是她的同学兼铁杆闺蜜阮玲,独立自信家...

而她只是一个被女主多次劝导不听的悲惨配角。

阮玲已经多次劝她提防着堂妹,她没放在心上,结果定了娃娃亲的未婚夫被抢了。

又劝她不要听从父亲的安排替堂妹下乡,她又没听,结果因为恶劣的生活环境和野蛮的民风差点几次丧命。

好不容易在阮玲的帮助下回城,才发现父亲另娶,母亲进了精神病院。

考上大学不慎被暗恋她的男知青偷偷撕了大学通知书,误打误撞嫁给大龄男军官,又终身不孕,收养了个女儿也是白眼狼,最后她的精神也出现了问题。

那么怕疼的她竟从三十多层高的大楼上跳了下去。

历历在目的画面太真实了,吓得她出了一身冷汗。

可是梦里死了还会感觉到疼吗?

她正揉着太阳穴,门外传来争吵声。

“宋建设我告诉你,然然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你让她替温馨那丫头去下乡受苦,我不同意!” 替温馨下乡?

如此熟悉的场景,如此熟悉的对话,她在梦里刚梦到过。

一时之间有点恍惚,不知道是在梦里还是爸妈真的在吵架。

她心想,如果等下暖壶摔了,那肯定就不是梦。

咣──

壶胆的碎渣随着暖壶的碎裂声溅到卧室来。

那个梦,不光是梦?

也就是说梦里的一切都会发生?

她顿时躺不住了,撑着身子坐起来。

只听父亲宋建设循循善诱,“二弟对我有救命之恩,馨馨从小又寄养在我们家,身体又虚弱,咱不能让她去乡下。二弟两口子迟早有一天会从牛棚回来,等他们回来知道女儿去乡下受苦该多难过!”

“少跟我说那些屁话,你到底为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你就没想想让然然下乡我心里该有多难过,然然心里有多难过!”陆美琴据理力争,“二弟对你有救命之恩,不是对我们家然然,你不想她去下乡想别的办法,别打我女儿的主意!再说然然跟傅开宇打小就定了娃娃亲,替她下乡婚事就耽误了!”

宋建设紧锁眉头:“娃娃亲没指名道姓,现在开宇跟馨馨谈得来,老傅想撮合一下他们俩!”

“什么?”陆美琴更炸毛了,“当初可是因为我怀着然然才定的娃娃亲!开宇这孩子聪明,年纪轻轻就进了厂子的办公室,将来肯定比他爸更有本事,将来当个厂长也有可能,跟我们家然然最般配。”

宋建设表示无奈,“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馨馨和开宇现在两情相悦,傅主任也没意见!”

陆美琴瞪起眼,“放屁,那是无媒苟合!温馨怎么能这么做,这不是背后捅刀子嘛!气死我了,我就说那个丫头不省心!”

“够了,你还想不想过,不过离婚!”宋建设拍桌子威胁,“别什么事都怪馨馨,是开宇先喜欢她,她有什么错!老傅是办公室主任,我也正在竞选车间主任,两家的关系不能因为孩子间的矛盾断了!温然一向乖巧懂事,肯定不让我这个做父亲的为难,替妹妹下乡也是她这个做姐姐的仁义。”

“你错了,我不会替温馨下乡!”宋温然静静地站在门口,目光清冷,态度坚决!

陆美琴赶紧拿了个外套给她披上,“你还发着烧,怎么起来了!”

“我再不起来,我爸就把我卖了!”宋温然声音里带着失望,刚才爸妈的对话跟梦里一模一样,如今又听一遍,心里止不住悲凉。原来那个梦不止是个梦,是她的一生啊!

之前一直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会对堂妹比对自己还要好,甚至为了逼自己替堂妹下乡要离婚,现在她知道了!

原来堂妹温馨根本就是他和二婶的女儿,除了他和二婶谁都不知道。

书里,二婶是他的白月光。

没有捉奸在床,又没有证据证明温馨是宋建设的女儿,就算她现在一封检举信检举了宋建设,宋建设一样会为自己开脱掉。

她尚有理智在,把他们拉去地狱也要一步步来,况且在宋建设的虚伪之下还有二叔这个受害者。

其实只要她不同意,母亲肯定会为了她死磕到底,她为什么要成全别人苦了自己呢!

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才不会积郁成疾。

宋建设吹胡子瞪眼,“说什么胡话,爸怎么可能卖了你!那么多同龄人一起下乡呢,你同一届的同学也有几个要去,就当体验生活!”

“说得好听,你怎么不让温馨去体验!”宋温然冷声道,“厂里的名单是让温馨下乡,不是我!”

宋建设皱着眉头,“温然,你是当姐姐的,应该拿出当姐姐的气度!馨馨她从小就体弱多病,不及你适应能力强,你先替她下乡,回头等爸当上车间主任再想办法给你争取回城名额。”

“我不是小孩子,你不用拿这一套骗我!该是谁下乡,就是谁下乡,再让我替她下乡,我就去政府举报你弄虚作假!”温然说得决绝。

书里她下乡后,宋建设确实当上了车间主任,可是连封信都没写过,更别说争取回城名额!

宋建设的脸瞬间黑了,“宋温然,我是你亲爸,你去举报一个试试!”

温然冷哼,“你还知道你是我亲爸,亲爸会为了别人的女儿送自己的女儿下乡!”

宋建设:“……”

宋建设无言以对,气得几欲暴走。

板着脸沉声道:“让你下乡你就下乡,哪儿那么多废话!以前你多懂事,怎么变成这样了!”

“我懂事得到了什么?”宋温然看他的眼神像看个陌生人,“只要温馨看中的东西,你都让我给她!现在还想让我替她下乡,到底她是你女儿,还是我是你女儿!

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休想让我替她下乡!而且我已经考上了城东医院当护士,你想让我去也没那个机会!”

“你……”宋建设扬起巴掌,下一秒被陆美琴踹到了一旁。

陆美琴指着他,“你动我女儿一下试试,我今天跟你拼了!”

宋建设被她凶悍的样子吓到,确认道:“医院可不好进,你没上过卫校,又没人脉,怎么可能考得上?”

“我说考上了就是考上了!你管我怎么考上!”宋温然一向是大家心目中的乖乖女,懂事大方,她说得这么理直气壮,想不让别人相信都难。

可是她确实是说谎了!

医院确实有招考信息,而且招收名额有限,是打着护士的名义招收学徒,没上过卫校的也可以,只有内部人员才知道,但考试时间是在今天下午。

所以她只有今天下午这一次机会。

宋建设始料不及,什么都没说背着手出了门。

他已经想起温然有个同学的妈妈是城东医院的主任,多半是靠她们摸到了门路。但是让温馨下乡肯定是不可能的,只能再想想其他办法。

宋温然等他走远后,马上对陆美琴说:“妈,快把户口本给我,我去参加的考试!”

“你……”陆美琴愣住,“你没考上?”

宋温然催促:“妈,你快点帮我找户口吧妈,再耽搁就真考不上了,你真想我去下乡?”

“不想。”陆美琴一千个一万个不想,马上去拿户口本。把户口本递给她以后又说,“你还生着病,现在去考试行吗?”

宋温然很坚定地说:“不行也得行,我不想下乡。”

“那你再吃片药。”陆美琴拿了一片安乃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