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礼安喻灵微小说江礼安 

悬疑灵异

2024-03-10 09:54:27

• 读过此书561人

这一夜,又是一个加班到深夜的寻常日子,喻灵微理完最后一本需要归档的卷宗。前阵子的感冒还未完全好透,所以身体时常感到疲乏,本只想在桌上趴上一会儿小憩片刻,渐渐的,却进入了梦乡。喻灵微醒来时,就发现自己是在床上。......

《江礼安喻灵微小说》 第13章 免费试读

喻灵微在江礼安面前发泄了一顿后,不得不说很有些暗爽。
穿书以来的忐忑无措好像都有了宣泄的出口。
江礼安是她在这个世界目前唯一能抱住的金大腿没错,但同时也是她目前最无法掌控的不可控因素。
她是想和江礼安好好相处,即便不能成为他最爱的人,只要可以保住江太太的名分,那也就够了。
目前看来,虽然没有很明确的结果,总体还是稳中向好,喻灵微在一派自信中睡了过去。
等她醒来下楼的时候,舟舟的身体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看起来胃口也还不错。
甚至比往常更能吃,已经用掉了一大碗燕麦粥,正在吨吨吨牛饮一大杯牛奶,他只爱喝家里专门给他特制的牛奶,喝完后连嘴角的奶沫都没擦干净就开始活蹦乱跳。
他不厌其烦地在江礼安面前打圈圈乱转,轻快的脚步昭示了他的愉悦。
这两天的舟舟都快乐得不像话,粑粑妈咪都在身边,都会陪着他睡觉。
幼儿园里小朋友经常会吹嘘谁谁谁晚上是和爸爸妈妈一起睡在大床上的。
舟舟虽然不说但一直很羡慕,舟舟没有过那种体验。
自他有记忆以来,大部分时候都是一个人睡在儿童房。
若是要说有人陪着的话,不是和张妈一起睡,就是和爷爷奶奶一起在老宅的大床上。
舟舟没有和任何人说过,其实他想和爸爸妈妈一起睡。
今晚,他终于得到了,虽然粑粑麻麻不是同时陪着他,但他也满足了。
此刻他就是全世界最快乐的小孩。
他一会转到江礼安身后看看他正在看什么新闻,一会儿爬到江礼安身上趴在江礼安胸口求爸爸摸摸。
江礼安很配合地伸出长指轻轻梳着他柔软的小头发。
舟舟很享受,舒服地眼睛都眯了起来,像大金晒太阳晒舒服了的样子。
喻灵微端着杯咖啡远远看着没上前打扰,他们是难得的父慈子孝的画面。
似忽然想起了什么,舟舟急急忙忙从江礼安的腿上滑下来,跑到他海绵宝宝书包跟前。
从里面拿出一张折得方方正正的宣传画报,然后又跑回去递给了江礼安。
江礼安打开海报,然后脸上表情变得一言难尽。
看到江礼安一脸无法理解的表情,喻灵微放下咖啡杯走了上前,海报做得很童趣,入目有6个大字:“幼儿园开放日”。
海报上还配了往年活动的配图,都是宝宝与家长一起做游戏和准备食物的照片。
图片中的家长都穿着颜色和款式夸张的亲子服装,头上戴着童趣的发箍,正在表情夸张地做游戏或者扮小丑,气氛看上去非常欢乐。
江礼安有点无法接受自己变成这样,让江礼安更加觉得一言难尽的是,他还在海报上看到了他堂哥的脸。
他堂哥就是江家大伯父家的儿子,比他大两岁。
当年大伯父病逝,大房一脉就失去了竞争江氏集团掌门人的资格。
因为他堂哥江礼敬是个潜心钻研物理的物理学家,对做生意没半点兴趣,视金钱为粪土。
常年在实验室跟数据打交道的原因,常年一丝不苟、一板一眼,算是江家独一份的老古板。
堂哥的老婆家里经营一家江城有名的幼儿园,很多江城名流都会选择把孩子送进这家幼儿园,堂哥他们的女儿心心就在家里的幼儿园就读。
江樾舟出生以后,江礼安他们也没再费心再去比对全城哪家幼儿园更合适,就跟着堂哥的选择,让舟舟跟心心一起上学。
毕竟家里有人,总归能多一些照顾,心心比江樾舟大一岁,舟舟很喜欢粘着小姐姐,两个孩子也能经常在一起玩。
所以看到他哥穿着草tຊ莓熊的衣服,戴着粉嫩发箍在草坪上陪孩子们玩老鹰抓小鸡游戏的时候,江礼安的震惊无以复加。
虽然知道他哥就是个女儿奴,但这么丧心病狂是他没想到的。
舟舟正一脸向往的盯着他爸妈,见他爸妈好像表情不太美妙,顿时有些难以启齿。
有些不太敢开口地慢悠悠道“粑粑,妈咪,幼儿园老师让我给你们的,开放日,要让爸爸妈妈一起去。”
生怕他们不去,他又加了一句“别的小朋友的粑粑麻麻都会去的,要两个人。”
江礼安看着儿子的小脸,很想答应下来。
但开放日的时间安排在下周三,很不巧,那一天他已经有了安排,要去瑞士考察一个康养小镇项目。
出发的行程在两个月前就已经敲定,实在是不好改动。
“舟舟,不行哦,那一天爸爸有别的安排了,不能陪你去幼儿园活动。”
“哦。”
舟舟似乎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只是低下了头,小嘴巴暗暗抿起来。
喻灵微看得不忍心,把他从江礼安怀里抱过来,忍不住亲亲他的小奶膘。
“没事的,妈咪和奶奶陪你一起去好吗,妈咪跑得很快,做游戏能得第一名,奶奶做的小蛋糕很好吃,一定会很受小朋友欢迎的,我们一起去也很好对不对?”
喻灵微都不用过问她婆婆的意见就知道,这种事情她婆婆绝对不会拒绝。
非但不会拒绝,她甚至还会从此刻开始准备他们祖孙三代一起参加活动的衣服,设计需要表现的才艺。
立志要让她的小孙孙在幼儿园一战成名。
“嗯,妈妈和奶奶陪我就好了。”
舟舟闷闷地点头,但他还是很难过,他把头埋进了喻灵微的怀里,然后就不肯出来了。
可能是和女性长辈相处更多的原因,喻灵微发现舟舟性格偏软,并不是很勇敢。
有任何的不满或者不快乐也不敢表现出来,只是会默默不开心。
在家里,他是金尊玉贵的小少爷,自然没人敢欺负他。
可到了外面,喻灵微担心他即便是受了欺负也不敢反抗,更不敢跟家里人说,白白被人欺负了去。
喻灵微打算跟江礼安谈一谈这个问题,江礼安作为父亲必须要意识到这个问题。
父亲陪伴的缺失让舟舟胆小又有些怯懦,急需江礼安这个父亲角色介入。